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香港鸡坛 >

荀子:美善相乐——美学的最高境界

发布日期:2019-06-25 05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快开奖结果荀子,生当战国末期,他的学说主体是由孔子之重仁、孟子之重义,发展为重礼,并演变出法,兼采各家之长而集大成。

  荀子自己说他是“总方略,齐言行,一统类”,在他的著作中,有《礼论》和《乐论》专篇,把礼乐辩证地紧密结合在一起,而礼乐包括整个艺术,其中含蕴着丰富深湛的美学思想。

  荀子曰:“目辨白黑美恶,耳辨声音清浊,口辨酸咸干苦,鼻辨芬芳腥臊。”又说:“心有征知,是把五官所感知的东西通过心的征知而系统化。”不然的话,则“不全不粹,不是以为美”。

  关于审美,荀子曾说:“心犹恐,故向万物之美而盛忧,兼万物之利而盛害”,相反,“心平愉,故无万物之美而可以养乐,无势列之位而可以养名”。

  这里明白言之,心怀忧玉,虽有轻歌曼舞,海错山珍,不但得不到美的享受,而且还会乐不胜悲;心气和平,不为物役,云烟供养,就能得到审美至乐。

  荀子重礼,故作《礼论》以明之。墨子非乐,故作《乐论》以斥之。礼乐“养欲给求”,“群居和一”,可以美化人生,安定社会,所谓“尽其美,致其用,上以饰贤良,下以养百姓而安乐之”;“仁近于乐,义近于礼,一动一静,天地之间”,二者相互制约,彼此调和。

  分而言之:“礼”者分也,荀子说:“人生而有欲,欲而不得不能无争,争则乱,乱则穷;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而分之”。

  “乐”者和也,荀子说:“乐者,审一以定和,比物以饰节,合奏以成文;足以率一道,足以应万变。”又说:“乐者,天下之大齐,中和之纪,人情之所必不免也”。

  合而言之:礼乐者,饰也,文也,悦也。荀子说:“乐行而志清,礼修而行成”,“礼乐之统,管乎人心”。

  为了行礼,就要有庙堂宫殿等建筑,而雕刻与绘画均附丽于其上,故“礼”包括空间、静的所谓“造型艺术”。

  后来的《礼记·乐记》说得明白:“诗言其志,歌咏其声,舞动其容,三者根于心,而乐器从之”,是故情深而文明,气盛而化神;和顺积中,英华发外,唯乐不可以为伪”。

  诗歌、音乐与舞蹈,三位一体,故“乐”包括时间、动的所谓“言志艺术”,志即情也,这是因为乐可以平治人心,调谐人群,感通人物,把整个宇宙化为一曲音乐,而为中华民族艺术的光辉。

  所以,由《荀子·乐论》发展出来的《礼记·乐记》是中国第一部有系统的美学著作。

  《荀子》书中,特别是《礼论》和《乐论》,提出了许多有关艺术美学的问题,如性情与情欲,文与情或文与质,以及形与神,中与和,乃至美与善,乐(洛)等。

  关于性情与情欲的问题,荀子说:“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”,感物而动,触景生情。情未发时,所具的好恶喜怒哀乐还是性的本质。情已发时,就成了喜怒哀乐好恶的欲了。

  六种欲可以分为三组,喜爱乐是正,怒恶哀是负,应当加以分别取舍,这就牵扯到美与善的问题。

  爱美好善,方能有乐,而乐是艺术的最终鹄的,美学的最高境界,故荀子说:“美善相乐”。

  美善有所一致,也有所区别,这就牵扯到艺术创造中文也情或文与质的问题,二者当然要以情与质为主,所以荀子说:“称情而立文”,但是,最理想的该当是文情并茂,“文质彬彬”,所以荀子说:“至备,情文俱尽;其次,情文代胜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