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www.06445.com >

地产二代接手乐视:29岁已是霸道总裁网上连张清晰照片都难找

发布日期:2019-06-28 06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月24日,乐创文娱公告显示,该公司创始人张昭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、CEO职务。

  2017年1月,融创宣布出资150亿入股乐视,年底乐视影业被更名为新乐视文娱。2018年3月,孙宏斌从乐视网(维权)辞去董事长职务,强调要将非上市的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做好。2018年3月27日,新乐视文娱ceo张昭发布内部信,宣布新乐视文娱更名为乐创文娱,自此,乐视影业与乐视网彻底区隔,变身乐创文娱成为融创的一份子。

  相关人士透露,接任张昭的,是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融创中国)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孙喆一,而他才29岁。

  贾跃亭黯然离场,孙宏斌接手,曾经爆红的乐视系早已经换了新人,旧人相继离去,如今,张昭也选择了离场。

  孙喆一是孙宏斌的大儿子。孙宏斌一共有两个儿子,孙喆一是长子,出生于1990年,2014年加入融创,在公司曾担任不同职务,许多人称,孙喆一将是孙宏斌的接班人。在150亿接手乐视,438亿接盘万达文旅项目时,孙宏斌刷屏,他的小儿子也在媒体前亮相。孙宏斌小儿子叫Steven,在2016年12月,Steven拿下网球“橘子碗”杯青少年赛事冠军,为此孙宏斌还专门发微博表示祝贺。

  1990年5月,孙喆一出生仅4个月后,在联想任职的孙宏斌就被海淀区警方刑事拘留。两年后,孙宏斌接到刑事判决书,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。经过减刑,他于1994年3月刑满释放。

  2007年,顺驰集团资金链断裂,被贱卖给了香港路劲基建,孙宏斌跌落神坛。他的失败被人反复咀嚼,此时的孙喆一已经17岁。

  第二次陷入低谷的孙宏斌,很快又凭着超强的反弹力东山再起,其创立的融创中国在最近12年里,迅速从一家天津小开发商,成长为中国第四大房企。

  老孙的人生跌宕起伏,小孙却一直保持着优等生的前进步伐——从名校毕业、找优质实习、进知名公司。

  2011年,孙喆一从波士顿学院毕业,手握两个学士学位,分别是工商管理和历史。

  在加入融创之前,他的工作履历包括两份实习和两份全职工作。孙喆一的领英界面显示,他于2010年5月-6月参加了贝恩资本的暑期实习;同年6-8月参加了德意志银行的暑期实习,两份实习全都base在香港。

  毕业后,他在昌荣传播工作了一年(2012年2月-2013年1月),担任投资人关系相关岗位,昌荣传播是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公司。随后,孙喆一去了知名对冲基金雪湖资本担任分析师。

  2014年,孙喆一正式加入融创中国,对于他的工作,融创方面的描述是“曾在融创中国总部及不同区域公司担任与资本市场、土地获取及项目运营相关的不同职位”。关于在融创轮岗的这段经历,网上能找到的资料很少,只知道他曾分别在融创天津、上海任职,在财务、投资拓展等相关职位上任职。

  融创中国于港交所发布公告,表示时年27岁的孙喆一将出任融创中国董事会执行董事,标志着他正式迈入融创核心高管层。公告中提到,孙喆一的年薪为约120万元人民币。

  2019年初,融创完成了以“地产+”为前提的四大战略板块全新布局,包括融创地产、融创服务、融创文旅和融创文化,孙喆一任融创文化总裁。

  在1月25日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的迎新联欢会上,孙喆一亮相并致辞,侧面宣告了融创对东方影都的“主权”。

  王健林曾经憧憬,到2020年,万达集团营业额一半要来自文化板块。彼时,几乎整个电影行业“有头有脸”的人物都前来捧场,万达倾力打造的“东方好莱坞”——青岛东方影都项目风头一时无两。

  后来王健林大刀阔斧地对万达进行“去地产化”,将高投入周转时间长的文旅项目主动打包卖给孙宏斌,彻底告别原有的文旅地产,青岛万达东方影都,真正变成了融创东方影都。

  彼时,与孙喆一搭班子的高管还有乐创文娱CEO张昭,“张昭在影视行业经验丰富,孙喆一在内容方面很有创意,两人可以说是互补。”

  如今张昭退出,虽然有个厉害的老爹保驾护航,孙喆一接手融创文化集团后,手握东方影都和乐创文娱两个“杀手锏”,挑战依旧很大。

  在东方影都去万达化后,孙宏斌和孙喆一一直在想方设法盘活这个“500亿大棋”。目前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规划建有40个世界顶级摄影棚,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1万平方米单体摄影棚,世界唯一室内外合一水下影棚,并拥有影视道具加工厂及影视后期制作工厂。

  另外,乐创文娱拥有强大的地面发行系统,成立7年至今共出品、发行影片60余部,累计票房超123.8亿,居民营电影公司第一阵营。截至2014年底,已覆盖136座城市,1500家电影院,覆盖占92%以上市场份额。

  今年春节档的大热影片《流浪地球》和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都拍摄于融创文化旗下的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。而合家欢电影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则直接由融创文化旗下乐创文娱出品、发行。

  “打造一个成功的产业地产不容易,文化的戏台搭好后,还需要盘活。”孙宏斌说,关于东方影都,融创下一步主要是提高软件水平,做好后期制作、配套服务,以及拉长产业链。

  当父辈的光环渐渐隐去,80后、90后的新生代走上前台。对于仅有五年地产经验的孙喆一来说,这不亚于一场地产界的文化苦旅。

  从融创2018年年报来看,物业销售仍占到整个集团收入占比为94.36%,而文旅城运营收入占比仅为1.63%,约20.28亿元,对整体营收的贡献率偏少。

  可以说,孙喆一承担着孙宏斌期望构建“东方好莱坞”及融创文化成为“中国版迪士尼”的重任。

  十年地产江湖,洪流般的财富成就了“创一代”们的光辉岁月。他们一路走来,呼风唤雨、点“石”成金。而如今,“创一代”逐渐老去,子女们开始登上舞台。

  比如,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之子许智健,碧桂园董事会主席、创始人杨国强之女杨惠妍,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之子王晓松,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……

  想要在人才济济的地产二代中带领融创文化冲出重围,跑赢这场“文化苦旅”,可谓道阻且长。

  整理:《公司 融创接班人孙喆一的“文化苦旅” 》中国房地产报;《“少帅”孙喆一的文化苦旅 》石头侃房;环球人物等